分类存档: 每日一思

学会包容

最近公司的主项目进入了稳定期,团队的主力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让系统更加稳定的运行。业务数据日渐完整丰富,我们需要根据各部门的需要制作一些小工具,来帮助他们从不同的侧面来阅读业务数据。在这里我要大赞特赞一下我们的主力开发工程师YDW同学,在能做好基本的业务开发的同时还写得一手漂亮的存储过程和触发器,很多复杂的业务逻辑在数据库层就直接做掉了,大大降低了业务代码的复杂度(虽然现在业务代码也挺复杂的),开发效率非常高。因为他的存在才使得项目进度没有出现严重的delay。以致于我在接下来写招聘开发人员的要求的时候,基本上是以他的能力为模板,降低或者拔高几个等级而已。

之所以扯到招聘这事儿上来,是因为最近有个事儿一直很困扰着我。在团队成立初期,出于项目进度的压力,招人的时候有点“饥不择食”(或许说成判断失误更加准确),现在团队里面有一小部分人员的能力没有满足预期,处理问题的能力以及编程功底都不是很符合我的要求。但是由于项目的原因我不可能淘汰他们。一开始我只能手把手的教他们,或者安排人与他们结对编程,然后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他们要好学,多看点书。时间长了,我发觉编程这种事儿,靠教是不太可能教的好的,需要多磨练,需要自己领悟。然后我就开始以身作则,写出相对质量较高的模板或者规范,让他们来模仿。我期望他们能在模仿的过程中渐渐领悟编程的魅力,并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

说到了这个点儿,我发觉我比以前更加有包容心了。之前在外企,我感觉人人都是被磨得亮蹭蹭的螺丝钉,工作的前提是假设大部分人都是专业的,做事儿是靠谱的。然后偶尔碰到要和一两个不靠谱的人做事儿,我就会很焦躁,眼里容不得其他人做事儿不符合要求。哪怕是我的直接领导,在发现他在某些方面做得不够好的时候我都是直言相谏。而如今,轮到自己带团队的时候,以我的性格,我除了会以身作则,做事儿认真敬业以外,我还会要求团队里面所有人做事儿都是认真敬业的,绝对不能出现能力不济而又敷衍了事的人。但是事实证明,十个指头有长短,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差距的。你不可能以自己的要求来过分的要求别人,每个人的职位不一样,职责不一样,职业规划不一样,事业心不一样,生活压力也不一样,别人的行为模式必定有他的原因,你想改变他们实在太难了。只能通过团队氛围来引导他们,通过项目进度来约束他们。我需要以职业的姿态来包容他们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犯下的种种失误,并耐心的劝导他们。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磨练。

菜鸟学管理

最近在学习PMP的知识。发觉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里面,只有一开始从学校毕业在电信工作的两年时间里接触过完整的项目流程。在那里能亲切的体会到招标的忐忑,需求分析的复杂,开发的紧迫以及项目验收的喜悦。而在目前这家银行工作,项目战线被拉的很长,项目相关人员过于分散,我们只是作为项目环节中唯一的一部分出现(只负责开发,有点感觉是外包),对项目的感觉很模糊。很多时候一个项目结束了我们却不知道,直到有人跟我们说有项目的Spot Award申请到了才有所察觉。我猜测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没有项目成就感的原因。

这次系统的学习项目管理的知识,一来是为了系统的梳理一下自己的项目管理知识,二来想在业余时间找点有价值的事情来做。大家都说管理的精髓在于管人,这句话的背后却蕴含着千千万万的知识体系。没有扎实的理论知识作为基础,无法做到真正有效沟通,也就无法有效解决团队(人)的问题。

最近这段时间在公司的cloud部门带队做历史项目的评估,发觉这活儿完全不是开发人员能做的。我每天需要跟大量的角色人员(各个职能组以及项目owner)交流,每天使用最多的是PPT和excel。偶尔打开开发工具却只是为了分析代码的架构和区分难易程度,完全没有了那种写代码实现某种功能的快感。曾几何时,我傻傻的认为技术人员转管理角色,技术能力退化的速度是可以控制的。现在看来实在是太天真了。想要做管理,首先要管好自己。要想管好自己,得先要管好自己的时间。而管理者的时间是非常碎片化的,跟写代码做研究需要大片大片的时间格格不入。所以说,一旦转变了岗位,技术能力想不退步会很难。

好在加班不严重,每天下班以后以及周末我都有大片的时间来研究自己感兴趣的技术。我只所以不愿意放弃对技术的关注,是因为我不想在将来有一天,被人说成“不懂技术的管理者”。在我们这个行业,不懂技术空谈管理,很难让人信服,也就很难和开发人员打好关系,沟通起来会有障碍,管理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每日一思:面试反思

今天下午我接到了上海一家公司的电话面试。结果很不理想,我倍受打击。

电话中面试官问了很多JAVA的基础知识,而我却有很多回答不上来。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写java代码了,不光是java代码,其他语言的代码也很久没写了。我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开发人员了。

如果是因为管理而耽误了写代码还情有可原,但是目前我很少参与项目管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目前的这种困窘呢?我需要深刻反省。

首先跟分工有关。自从进入目前这个公司,我就一直被分配去做Apama相关的项目,期间有用Java做过一些辅助性的工作。这几年我写的最多的是Apama平台的MonitorScript,其次是各种各样的脚本。我的大量时间都花在了众多Apama项目维护和项目交流上了。至于JAVA,所做的工作也是写一些借口,应用场景不多,遇到的挑战真的很少。如果说我能在某方面称为专家的话,那就是Apama专家了。而现如今Apama平台基本上被公司战略放弃了,我这几年的积累即将面临着无用武之地。分工如此,我能怪我的领导分工不合适吗?不能,进入这个项目组是我自己的选择,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眼光不佳。

其次跟我自己的定位有关。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位专业的开发人员,所以就不会花大量的精力去磨练自己的技能。每次遇到技术难题,借助于经验或者google我能很快地把问题解决了,没有追本溯源的习惯。所以到目前的结果就是,我的技术积累不够深。这也间接说明我从来没有遇到足够多足够深的难题。记得自己业余在制作波菜网期间,曾经遇到过很多问题,但大多数是关于服务器,关于一些软件的应用问题,解决那些问题只会拓宽我的知识面,并不能增加我的知识深度。
继续阅读 »

每日一思:灰尘中的生活

上个周末去医院做检查,做了一个食道CT平扫。最终结果是食道没问题,肺有轻微发炎。我甚是诧异,我不咳嗽,不哮喘,不吐痰,没有任何症状。作为一个不吸烟人士,我对检查结果深表怀疑。结果医生说了一句,“机器是不会撒谎的”。我当场无语,任由医生开出一堆肺部消炎的药来。

仔细想想,肺出现问题并非空穴来风。很有可能是跟灰尘有关。

由于房子买在了杭州的郊区,而且还是处于一个国道、绕城高速、省道汇聚的地方。家门口正好横躺着一条省道,来往的工程车,大货车很多。除非下雨,这条道上永远都是尘土飞扬。我们的房子并非紧邻道路,但还是有所影响。家里的桌子,地板隔不了几天就会积上一层薄薄的灰尘。卧室的窗子几乎从不打开,房间里也没有放置空气过滤器。我想,这或许会对我和爱人的健康有所影响,与我的肺部发炎不无关系。

上下班加上接送老婆,我每天要在高楼大厦间穿梭将近50公里。在买车之前,我一直在用自行车或电动车代步。这之间的路程,有一大半是淹没在在灰尘和尾气当中。偶尔我会带带口罩。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年。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我们买车了。刚开始开车的时候不习惯使用内循环,只要不是太热或者太冷,基本都是开着车窗在兜风。这无疑也是增加了我在灰尘中暴露的时间。

杭州的气候条件本来就不好,加上车辆数量爆炸性的增长,空气质量只会一天一天的变得糟糕。唯独有一个可歌可颂的西湖,想呼吸一点新鲜空气的话必须去景区里面。我们的身体本来没有这么脆弱,那些看不见看得见的灰尘和尾气不会给人带来致命的伤害。但是时间一长,身体就会起反应了。就像癌症绝对不是一口气吃出来的一样。

我写出这些并非显得我有多么娇贵,毕竟相对比那些每天在马路、工地上工作的人来说,我算是过着“上层”的生活,绝对轮不到我来抱怨。更何况我每天都不是绿色出行,也是灰尘和尾气的制造者之一。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生活质量孰好孰坏不是简单地对比就能显现出来。他们的痛苦你无法理解,他们的幸福你也无法分享。同样的物质条件,不同的生活习惯定会带来不同的生活质量。然而,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相同的物质条件”或者“相同的体质”,只有不同的人,过着不一样的生活。

每天尘来尘往,日子就这么灰蒙蒙的过着。

 

 

每日一思:我眼中的抗日

从今天开始,在博客上启动“每日一思”分栏。记录每天思考最多的问题。如果哪天我没写,那就说明那天我是在浑噩度日,无所思,无长进。

昨天几个同事相约去西湖边的茅家埠喝茶打牌。我载着其中四人,一路上被“抗日游行”引起的交通管制措施给折腾得极度郁闷,从早上9点到中午12点多,走走停停,期间堵车时间长达2个小时。最终在玉皇山我们弃车而逃,选择徒步进入西湖景区。

杭州的“抗日游行”活动据说是比较文明的,没有出现打砸抢烧的现象。交通管制是到目前为止唯一影响到我的生活的地方。在极度郁闷之下我发出了种种抱怨。真心觉得,游行是多余的,简直就是劳民伤财。我不支持,不参与。

在徒步进入景区的途中,我横穿了整个游行队伍。几千号人,期间夹杂着一半是穿蓝色制服的,算上便衣,真正参加游行的人只有一小部分。

很多人都是被鼓动来参加的,不清楚参加这种活动目的如何。钓鱼岛归属哪国,跟你的生活半点关系都没有。看到其他城市打砸抢烧的事件频发,我已经无力吐槽了。愚民政策到目前最成功的地方莫过于,抛开道德观念不讲,这帮盲目听从指挥的人已经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加上各大新闻平台,电视频道对整个事件选择临时性失聪,他们根本就没有途径来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微博上的大V们苦苦号召,他们却无法看到。因为他们属于那层连微博账号都没有,连互联网是怎么回事儿都不知道的人。

明天是918纪念日,估计会有更疯狂,更可悲的事情发生。真心不希望看到再有人受到“残害”。